现金平台

                                                                现金平台

                                                                来源:现金平台
                                                                发稿时间:2020-05-27 00:10:05

                                                                郑秉文:完全可以,就是要把住房公积金部门变成一个金融机构或者准金融机构了。

                                                                因为有这么多私企员工享受不到公积金制度的福利,有些人就建议取消,这是因噎废食的。如果取消了公积金制度,那私企员工就什么好处都没有了,而机关事业单位职工还依然会享受到其他福利(变相成为该项福利的替代)。

                                                                郑秉文:对低收入人员的社保权益是没有影响的,因为这就是特殊时期的一个举措,它并没有说断缴。

                                                                两民主党派中央提案建议研究放开生育

                                                                近年来,随着人口出生率的下降,不断有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呼吁放开生育限制。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旅游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黄细花已经连续多年建议取消生育限制。

                                                                再就是完善制度设计。目前《失业保险条例》规定的领取失业金条件十分严苛,地方反映十分强烈。例如,“非因本人意愿中断就业”这一限定条件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引发了一些难以回避的现实问题:现实中有大量“被辞职”的现象,很多企业常以减薪、调岗等方式,逼迫劳动者主动辞职,这么做既规避了规模裁员的制约,又可以规避支付经济补偿金,同时劳动者也不愿意在其个人档案中记录下被辞退的情形,导致大量劳动者享受不到应有的失业保障。

                                                                2019年2月,针对全国人大代表提出的“关于全国人大删去所有法律中有关‘计划生育’的内容”建议,国家卫健委曾回应称: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等法律均根据宪法制定,不宜立即全面删除“计划生育”内容。

                                                                郑秉文:不赞同。从福利制度角度看,越是发达国家,福利制度越发达,个税体系也发达。也就是说,只有个税覆盖面越宽,实行税优型福利制度时,才有更多公民享受到。反之,则无法覆盖到。简单来说,如果一个国家有100个人,只有10个人缴税,当实行税优型福利制度时,那90个不纳税的就无法享受到税优型福利。因此,收缴个税的门槛低一些,起征点低一些,覆盖面宽一些,福利才能覆盖面更宽一些。

                                                                知名社会保障专家,全国政协委员郑秉文 受访者供图

                                                                郑秉文:我们的医保体系有四个层次,第一层次是最主要的,有基本医疗保险、大病医疗保险,还有民政部门的医疗救助,这三类都是国家举办的制度,是一个层次。还有第二层次企业举办的补充性医疗保险,第三层次是个人购买的商业医疗保险和税优型商业健康保险,但这两类形式发展都不好。第四层次是指慈善公益和医疗网络互助等。我们国家的医疗保险体系严重瘸腿,第一层次特别发达,其他几个层次正在发育之中,由于种种原因,发展不起来。